久久久久子

小透明一枚
CP:全职叶蓝 喻黄 双花 韩张 周翔 方王 双鬼 微伞修伞
DC赤安 快新 琴透 苏透【淡圈】
平时不定期更新

If the hand is unreal,writing will be unmeaning

一只瑛仔:

——标题改编自《Fireflies》


@绯血


  没想到事情最后还是到了这个地步,在昨天的内容中我提到,事不过三,如果有下一次我会直接把一切公布,其中也有暗示,希望她到此为止。
  不过今天,或许她并没有看到,或许她没有意识到说的是她,或者说什么呢?总之,一切只在恶化,因为我又找到了更古老的作案正剧,填充上了这第三次。
  所以我如约的,把完整的事情经过讲出来,按照我个人的时间线。
  首先是4.29,因为学习忙碌几天没有点开tag的我开始扫文,接着看到这样一篇:


【降谷突然想起上次和赤井一起水族馆约会的情景。。。去海底隧道时,原本一群的小鱼和几条大鲨鱼全跑了;去看海豹秀时,海豹都不敢离开训练员的身边;去捞小金鱼时,金鱼全往赤井的反方向挤……】


  当时我首先愣了一下,动物杀手这个私设我印象中是只有我个人在用的,某种意义上是撞梗吧?
  但毫无疑问,这不会是我揪住她的理由,直到第二天,我突然记起来——是的,我记性一向比较差,大言不惭地说写过文也有点多,实在是第二天才想起来。
  她说的这一段剧情,就是我曾经写过的,非常类似。


[首先是第一次使用这个私设,时间大约在一月中后期]
【《杀手》节选
  他刚走上前,突然仓鼠开始疯狂地踩动滚筒,把他一惊,向后退了一步,贴到了几只小型犬的笼子。这些小型犬瞬间像藏獒一样,冲着赤井狂吠起来,连高处笼子里的鸟也开始不听扑腾打旋。 】


[接着就是雷同了,我只截了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写的就是关于海底隧道]
【《Mr.A》节选
  “水族馆。”
  糟糕,那是一个他很讨厌,或者说很讨厌他的地方。
   很不幸的,和他预料中一模一样,凡是二人靠近的地方所有鱼类都不愿意游过去。 
  面对安室的诧异,他不禁回想起,小时候和母亲妹妹一起去看海豚表演。那时候的他被选中,蹲在水边等待海豚的亲吻,结果训练有素的海豚却连水面也不肯出。后来,整整一年都被母亲当做笑柄…… 】
[顺便一提不过这个她做的比较好,我还,真不知道海底隧道这玩意儿叫啥名字]


  这一段发现时,我的反应是在空间发了一条说说,特意点了屏蔽赤安列表,抒发一下情绪并没有打算闹大。
  关于这个吧,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学出版的亲友认为这已经是抄袭了,我个人还是打算,就当没发生。
  这会儿我亲友们都在劝也去挂她,但是我没有,因为那天我说五一要三更,虽然只有一天假,不打算在这种事上耗时间。
  接着毫无疑问,三更我做到了,从早上折腾到晚上,直到手抽筋,顺便一提写这个的时候还是疼到炸裂。
  接着,五月二号,放学回到家,我打开tag,就看到了这样一篇文,还是她。[“赤井,你这是打算拐卖人口吗。”原本的疑问句被降谷说成了肯定句。他单手撑着脸靠在车窗边。风吹在脸上凉凉的,在这渐渐变热的春天里,还挺凉快的。
  赤井十分欠揍的挑挑眉,“哦?才发现?”继续开着车,嘴里叼着烟。
  “你再抽烟我就拿你的宝贝针织帽灭烟你信不信。”降谷皱了皱眉头,将车窗开的更大。就算现在后悔上了赤井的车也来不及。】


  这一次我瞬间就想了起来,这是剧场版安室透主场确认那天,我皂爷说应该写贺文啊,于是我从十点开始一个半小时赶出来一篇,终于在当天写出了贺文,差不多距离半个月。


[《???》标题太怂不写
  “你是打算把我拐卖吗?”虽然这么问,安室透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担忧,坐在副驾驶座上用手撑着脸,问一旁的赤井秀一。 
  福特野马在夜色中划下绛红色的弧线,车已经驶上一段山路,连自认为对日本很了解的安室,也甚至连还在不在东京范围内都无法确认了。
   “就算发现是要被拐卖,现在走也来不及了,安室君。”他掏出一根烟并为自己点上,打开车窗透气时风一股脑钻了进来,带着夜晚的凉意。]


  到这里相似度就已经很可怕了,不多评论,顺便一提她那篇的后文就是水族馆回忆的续写,把那个撞梗事件硬生生恶化。
  到这儿我是真的很生气了,与一个搞笑私设不同,这篇文对我而言可以说是有纪念意义的,也是我半夜爆肝拼命折腾出来的。
  同样,我一个五一只有一天假的高三狗,硬生生挤出三篇文直到手抽筋,换来的就是这样一篇抄袭,还很凑巧就挨着我的最后一更。
  于是昨天我发了一个警告,这会儿我亲友那边已经暴动了要拖我去撕逼,我说最后一次我发一个晦涩点的警告,事不过三吧。
  就像开头一样,我只希望她能够删文,道歉什么的都不要,只要删文我们就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也像开头说的那样,她没有。
  还要说一下的是,在这个抄袭事件背后,怎么说呢,她的文我看过,一言难尽吧,我并不想对别人的文做评论,但是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去拜读一下,没有我的框架她自己写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在此不举出。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着,神经性胃疼真的是个很麻烦的东西,在卫生间蹲着抹了会儿眼泪,我是真的挺委屈。
  姑娘,你是喜欢我,还是恨我?
  喜欢的话,这种感情我承受不起;恨的话,那你还真的挺成功的。


  就这样郁闷了一天,大约半小时前我不知被什么驱使再次打开她的个人主页,突然翻出来她在三月中的一篇,又是一阵熟悉感。


【“上次是直田给降谷先生盖衣服,这次该我了!”办公室里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儿,人人都想给降谷盖衣服。
不过,幸好风见还有理智些,说:“别吵了,小心把降谷先生吵醒了。”
风见在降谷卧底期间,一直代理着副管理员,在“降谷后援团”中是个有威信的人,这让办公室里的争吵声停止了。
风见干咳了两声:“……咳咳,我们还是叫他来吧……”风见口中的他,是作为一民合格的“降谷后援团”中的一大禁忌。
办公室中又无端升起来一股无名火。可让降谷一直趴着办公桌上也不是办法啊。
于是,拨打了“他”的电话。
“赤井……”
“……秀一”
当赤井一进入办公室中时,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可他只是来接零回家的,就没有理会那浓浓的火药味“零,零”赤井轻轻呼唤着降谷,可这明显不管用。】


  熟悉归熟悉,我自己真的有点记不得,翻了半天才想起来好像是我情人节那篇。
  这一篇的可以说,相似情节比较零散,我也不做整理了,全部放上来,总之感觉会很直观。
【“嘘,降谷先生睡着了!”目睹上司从点头昏昏欲睡到扑通趴在桌上的风见裕也低声提醒办公室里的同僚,一时间连键盘声都完全消失。 
今天是情人节,也是全世界警察最忙碌的日子之一,连警察厅中高高在上的警备企划课也不例外。
他们的负责人降谷零在持续加班第三天的下午,终于倒在办公桌前。 
坐在暖气旁边的龙崎调高温度,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签筒:“现在就是例行的那个了吗?” 
公安首要保证任务三十项之中的“为工作太辛苦睡着的降谷先生搭外套”,执行权的争夺他们一向用抽签决定。
 大战一触即发,办公室里涌起浓浓的战意。
 “上一次赢的是山田吧,这一次我可不会输。”
 “呵,千石,连打小钢珠都没赢过的家伙,还是别做梦了。” 
“我说佐伯你才是吧,从来没抽中过。” 
“都别闹了!”风见轻声呵斥制止他们,看了看自己旁边办公桌上带着浓浓黑眼圈的上司,像是做重大决定一样,沉下声音说:“今天还是换种方式吧。” 
“风见你的意思是?” “降谷先生和我们这几天都在加班,我看了看工作量,已经不需要所有人都留下来了。”
 降谷零在那个组织卧底期间,担任代理的一直都是风见裕也,他在这里一样有最高指示权,必要时刻可以全权代表管理企划课。 
“所以,今天想陪陪爱人的可以提前回家。” 
于是,几个年轻公安感激地道谢,给爱人发短信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剩下没有约会或者愿意留下来工作的人,继续坐在位置上听他的安排。 
“至于降谷先生,这几天实在太辛苦了,大家轮修的时候也一直在工作。” 对于自己的工作狂上司,所有公安都表示十分无奈,一旦开始办公,除非是重病或是控制不住倒在桌上,没有人劝得住他休息休息。 “所以我想,还是叫那个人来吧。”
 “什么?!”当下有几个人就差点站起来。
 “小声点,降谷先生好不容易才睡下来!” 
那个人,公安禁忌词汇排名第一,首要保证任务三十项中也有十多项与他相关。
 “虽然不想这么说,降谷先生见到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切,要不是为了降谷先生……”
 “就这样决定了,我来打电话吧。”风见裕也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走到办公室外。
 【略】
走进去的时候,赤井秀一感觉整个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说过,事不过三,现在三次齐了。
  所以我把前因后果全部说在这里,你们可能会觉得我没有和她私聊沟通直接挂人有些过分,可是这是一个加起来跨越一个半月的案子,我也实在没有再点开她主页的勇气,别说和她对话了。
  事情就是这样,抄袭与否我想很明显。
  我不打算骂人也不打算如何如何,事实上挂人在我心中已经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了,我自己同样需要检讨。
  关于抄袭这个话题,大家已经听过太多,我也不想再重申。
  抄袭可耻,一句概括。
  姑娘,无论你之前有没有意识到,至少从现在还是你必须意识到,你这是抄袭。
  标题是我送给你的。


  接下来是送给大家的,很高兴你们能看到这里,也很抱歉污染了你们的眼睛。
  不过我一个走基层相声演员路线的,突然正儿八经的说这种话。
  我只是想说,在这个事件上我也有很多的不对,甚至我应该连被抄袭的资格都没有,我还不够优秀。
  但是我在努力,至少我做到了所有我答应的。
  之前的日更也好,因为意外退圈之后说的我会回来也好,五一三更也好……
  我给自己发誓的,我要记住你们所有人,关注过的点赞过的评论过的。在QQ群里碰到的几位大概就有发现,我也做到了,哪怕只有过一次对话,我能通过昵称直接猜出ID。因为我真的,在努力去记啊,我说过会记住的。
  我说这些的意思就是,你们太好了,我能做到的一点点回报,就只有这么多。
  这次的事情也就这样,点到为止吧。
  不知道存不存在,从我地方第一篇赤安看到这里的人,它的标题是《致我深爱的人》,赤井秀一,安室透,还有你们。
  感谢在这次事件中,让我鼓起勇气发出这条的亲友们,还有毫不犹豫就要帮我撸袖子骂人的,说无论如何站在我这边的你们。
  感谢至始至终,愿意接受我的你们。
  感谢我深爱的你们。


          ——一只瑛仔 2017.05.03

评论

热度(37)

  1. 鹤语尧年一只瑛仔 转载了此文字
    (。ŏ_ŏ)
  2. 时ヽ深一只瑛仔 转载了此文字
  3. 久久久久子一只瑛仔 转载了此文字
  4. sherry一只瑛仔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我最喜欢的作者,进赤安圈看到的第一篇赤安文啊【抱腿】